Google
大湖公園禁止釣魚
發表者:lung 日期:2002/10/4
臺北市公園路燈管理處打算將內湖公園禁止垂釣,但將開放可以蹓狗,已將議案送市議會,若審核通過,將處罰進入垂釣者。記得清末、民國初年的中國租界有:「華人與狗不得進入」的告示牌,表示洋人還把中國人當狗、當畜生,台灣的大湖公園將開放給狗兒大小便,卻禁止垂釣,簡直把釣魚人看做豬、狗
不如,如此滑天下之大稽的帝王法令,怎麼能讓它過關,釣友們!選舉在即,讓這些搞不清誰是主子的蟑螂奴才的鐵飯碗砸鍋!



就算市長換人,這種事也不會有改變,還不如提昇社會對釣魚族群
的評價才是長久之計,要不然這種事一定是一再的發生(簡直把釣
魚人看做豬、狗)=有部分釣魚人的行為是豬、狗不如這怪不得別
人祇能說天作孽猶可違`自作孽不可活
[yuffie:2002/10/4]



別太天真,能禁釣嗎?

公園路燈管理處,已經將大湖公園禁止垂釣的行政命令,送往市議會審議,假若議案通過,此地將禁止垂釣…………。
記得清末民初的中國,許多土地被外國人強佔,這些土地裡面有不少公園,門口都掛著一個告示牌子:「華人與狗不得進入」,今天一個小小管公園的半顆芝麻官,居然想得出如此滑天下之大稽之行政命令,打算開放公園給民眾蹓狗,讓狗兒能在此地大小便,卻禁止人民釣魚,前清的洋人至少把中國人跟狗視為同等地位,他媽的!中華民國政府的一個智障官員,居然把釣魚的人民看做比狗的地位都不如蚱蜢、螞蟻,實在是太小看釣魚界還有一位一夫當關、萬人莫敵的李嘉亮。
在爭取釣魚朋友權力的時候,本人一項立場堅定,但不失風度與理性平和,因為我相信民主社會理性改革的價值。每每釣友權力受到侵犯的時候,都希望我出來講話,但是以前我又不姓蔣,既無特權打老虎,頂多搖搖筆桿為大家搖旗吶喊一番,那真是開自己威名的玩笑,應釣友的要求具名寫文章爭權力,釣友都很冷漠,從來都沒有互惠過,有沒有動員十來個人到議會門口呼喊一番,丟兩個雞蛋,沒有!從來沒有,我真他媽懷疑,我是沒有大哥要的小,隨便人家都能使喚我?所以這一回我變聰明了,這場幹架我主動攬得,都不是誰使喚我的!誰踢到這一塊鐵板誰倒楣!
大湖公園在成立的遙遠歲月之前,他就是台北市民垂釣的場所,「乞丐趕廟公」,成立公園以後,垂釣的活動還是在進行,但是公園路燈管理單位,從來沒有施捨過半毛錢,改善人民垂釣大爺的垂釣環境,放過一 條魚給人民釣過嗎?公園管理單位指責釣魚民眾製造髒亂,這卻也是事實,但是在你們要設立公園之前,有徵求釣魚民眾的同意嗎?釣友製造髒亂,公園管理人員亂亂搞,大家都是半斤八兩,這個半顆芝麻官怎麼亂搞?在湖岸加水泥提,破壞魚類生態,導致台灣特有種的台灣細扁消失絕跡(詳見本刊134、135期),清除淤泥的時候又爆發官商勾結的弊案,可能法院還在審理當中,這些亂亂搞的行為,歸根究底,都侵害到
釣友垂釣的權力,弊端因釣友而起,所以官員就挾怨報復,設法在管理法案中偷渡,以後禁止垂釣的相關行政管理條文。
在以往,本人關於類似行政官員侵害釣友權力,受釣友指名發聲的事件,到最後都不了了之,但是此事件相關的其他外縣市行政單位,都會有當令人激賞的作為,反映出高超的行政性能。例如:台北縣政府規劃二重疏洪道的釣魚區(詳見本刊132期),日月潭國家風景特區,規劃日月潭的垂釣區,桃園縣政府研議規劃石門水庫垂釣區等等,只是令人意外,台北市的某個水庫,還是一樣禁止垂釣,我在以下的文字敘述只是在留情面,不希望撕破臉,讓大家有轉圜的空間。希望該水庫儘早設法規劃垂釣水域,否則以現在遙控飛機加裝V8攝影機的方便,隨時可以飛越蓄水區,看裡面在幹甚麼,到時候影片上電視,大家都很難看,在水庫泛舟打獵、釣魚的精采畫面,絕對令全國觀眾萬分感動。而且請該水域執法單位,別再玩殺雞儆猴的小動作。鐵飯碗別跟一條爛命的惡鬥划不來。
我活到這一大把年紀,對於那些考試錄取的人員,一向抱持十分懷疑的態度,從國中開始讀國家編寫的教材,總覺得讀來無趣,疑問很多。比方說:「民族英雄岳飛直搗黃龍鎮,要救出欽、徽二宗,宋朝被匈奴俘虜的兩個皇帝…………,當時宋朝已有第三位皇帝,三皇帝下了12道金牌,要岳飛撤兵,停止作戰………後來秦愧害死了岳飛。」我沒興趣看現在的歷史課本怎麼寫的,當時老師在講這一段歷史,總是在講甚麼後人把奸臣秦愧夫婦鑄成兩個鐵人,放在岳飛墓前讓人用腳踹,所以鐵人被踹的發亮不生鏽。我當時用簡單的邏輯想了一下,後來一連想了三十幾年還沒想透,如果當時的第三個皇帝不召回岳飛,岳飛救回兩個皇帝,宋朝不就有了三個皇帝,三個皇帝打成一團………。匈奴真笨!送給兩個皇帝每人精兵五千,黃金萬兩回宋朝搶帝位,宋朝就分裂成為南宋、北宋、東宋、西宋………阿!「宋」斃了,一個據說很偉大的民族英雄,竟然被智障的歷史學者,寫成甚麼東西!用這些教材教出來的學生,考出來的官員,最好送出國去做智力測驗,順便到精神科檢查有沒有精神分裂的傾向!
再舉生物課本的另一個例子,人類研究瘧疾的過程,是非常典型研究科學的方法,因此多被教科書選為生物學的第一章,瘧原蟲只能在健康的紅血球中繁殖,瘧蚊必須叮咬瘧疾患者以後,吸入瘧原蟲再去叮咬健康的患者,將瘧原蟲傳染給這位健康的人,這就是瘧疾傳染的途徑,但是當時我找了五種生物課本,都沒有交代最初人類體內瘧原蟲哪裡來的,而這樣的考題幾乎每隔兩年出一次,就算不知道最初瘧原蟲在哪裡,或者是怎麼進入人體的,科學上本來就有許多的未知,將未知變成已知就是研究科學的目的,到底那些編教材的畏首畏尾在怕甚麼,文章一開頭破題不就得了!現在這種能將不清楚教材唸高分、考高分的智障官員,開始運轉這部龐大的社會公器,如果他感到力不從心、心力交瘁,當然也會感到前途茫茫,前途茫茫的話,只有多搞錢為下半輩子打算,吏制敗壞乃由此而生。
智障官員連一個小小湖泊都弄不好,遷怒釣魚的民眾,想要以行政命令禁止善良的平頭老百姓,享受基本的垂釣人權,釣魚同好喊出來的都嘛空頭支票,甚麼選票啦!甚們發動群眾啦!甚麼透過議員施壓啦!聽多了,狗兒還敢吠火車,你麼連鐵軌都不敢靠,難怪大湖公園即將開放給狗兒大小便,卻不讓你麼釣魚。所以在此重複申明一次,以後別拱我出來當炮筒,憑自己的實力搞關係,那個禁區都能進去垂釣,就看我願不願意低頭,而這一架是我自己找的,法院裡的惡頌師,沒有律師執照,卻熟讀六法全書的「官見愁」有若干建議,轉載於下供各位參考,不要全部照著做,師法其中一、二,保證以後您在垂釣,各級官員會來給您大爺「抓龍」,細聲輕問您魚兒可咬?拉力可好?
一.有了禁止垂釣的法令,如果官員不執行,依法就是瀆職,罰款太高,監察委員、法院都會有意見的,所以罰金絕不會不超過2萬元。劍道口訣裡面有所謂的「敵砍我肉,我砍敵骨」,違法垂釣最高罰2萬,你就找個人頭去垂釣,拍照存證、找好證人,然後人頭、拍照者、證人三方面寫協議書,要求人頭去自首(雙掛號去函自首,該單位收發會有文號,沒人敢不處理的),人頭出示協議書,管理單位保證嚇出一泡尿來,因為來者不善,非受理不可,罰了款具結、寫悔過書了事,證人再出面控告管理單位瀆職,公務人員依法行事,有了法令就要執行,有法不行就是瀆職,在禁止垂釣的水域,公務人員聽任民眾垂釣,囂張到要熱心的民眾(檢舉證人)出面拍照,勞動違法民眾自首,顯然法令荒廢到令人心驚的地步,備妥相關自首協議書、繳罰款具結書,到監察院投訴,我跟各位保證,執行取締釣魚的官員,要24小時排班站崗(每班兩人,一天三班,一年預算500萬),如果官員以沒有編列經費搪塞監察院,還是會出事的啦!政府單位不能如此草率執事,編預算的單位會有麻煩!禁止釣魚的法令同時禁止放生,同樣找人頭,以同樣的方法,以「法治」對抗政府的「法制」。若真的編預算派人站崗,再檢舉站崗者溜班摸魚。
二.禁止在大湖水域垂釣,應該是有人要在大湖公園放養錦鯉的先遣步驟,管理處有很好的口實,放養錦鯉供民眾觀賞、餵魚,其實就是有人要搞錢,放養的錦鯉一定由國家出錢編列採購預算,錦鯉這東西,有的一條一毛錢(其實魚不用錢,運費、包裝要錢),有的一條100萬,編列個200萬放養錦鯉,其實兩萬元就能搞定,反正信不信由你們,等將來放錦鯉成為事實,釣魚界需要義士,用藥把錦鯉毒死光,每放一次就毒牠一次,幾百塊錢就能搞定,管理單位要抓到兇手很難,作者本身也是聽到風聲,說有人要這麼做,才寫出來給大家知道的,所以沒有直接證據逮我教唆他人犯法,甚麼鳥處罰都輪不到我,就算抓到毒魚的兇手
,把公家放養的魚毒死,如何求償是史無前例的案子,投毒的人家無恆產,非自願性失業找不到工作,就算如此,要進去吃免錢飯也很困難,所以錦鯉就一再被毒死,管理處就要來撈死魚搞得渾身臭,不撈死魚告瀆職,撈完死魚水發臭,再告瀆職,臭水變清養孑孓又告瀆職,到法院告瀆職也不用錢,拜託律師寫狀子3.000元稿定,釣魚的律師多著呢,朋友幫忙免費。
政府執行法令,一定要顧慮到民眾的需求,不是一紙法令下來,12道金牌岳飛就會回來,得當心大軍轉向,宋朝出現第四個皇帝,都甚麼時代還有這種讀死書的酷吏,因此我為釣魚朋友擬一個底線,就是大湖公園維持現狀,執事單位沒有能力、經費、方案做得更好,就維持現狀,承認釣魚朋友在此垂釣的歷史事實,任何改變現狀的方案,除了保證釣魚朋友更多的權力以外,否則一切免談,因為該公園禁釣案還沒有成為事實,因此管理此事的鐵飯碗們,為了避免捲入漩渦,可以趁早請調。
[lung:2002/10/4]



這個政府專挑沒有聲音的人欺負。本人住在雲林受不了箔仔寮動不動就毒魚,卻一個都抓不到,是真的嗎?是誰毒魚天知、地知、你知、我知、就是政府不知。原因是毒魚有委員保,魚民會抗爭。釣魚人雖號稱一百萬,誰知道?每次受宰割時一句話都沒有,政府官員早吃定你了。大家都可看到,原本教師不是被吃的死死的,十萬人站出來那些官員不乖了許多?欺善怕惡的官員真另人不齒。[忠忠:2002/10/4]



要禁釣?誰去取締?
公園路燈管理處嗎?
誰立的行政命令,誰去執行![arf:2002/10/4]



當然囉不砍釣魚的人砍誰,你們又不吭聲沒收魚具你們認綏,罰你們一兩萬乖乖繳錢,不吵不鬧不會抗議大小事情不賴你賴誰去。[桃子太郎:2002/10/4]



小弟偶認為偶們ㄉ政府真的素缺錢缺到瘋ㄌ!!!!!現在粉多港口都在搞觀光事業,進入港區ㄉ人只要不是工作人員一率收取費用(停車費,清潔費---24H),而且港內有ㄉ都還禁釣,港外堤防對釣魚人也沒增加些許ㄉ安全措施,港內搞ㄌ粉多ㄉ攤販,假日人多ㄉ跟螞蟻一樣,人多垃圾多,車也多,釣魚要找個車位比要釣一隻怪物還難 ; 搞ㄌ這些觀光ㄉ名堂肥ㄉ是攤販,魚會及政府,出錢ㄉ大頭素觀光客及釣客,觀光客還好他們雖也有出錢,但至少可以感覺到有人為他們做ㄌ點事(公廁,景觀綠化,遊戲設施等),而偶們這些釣魚ㄉ大頭們可真素冤枉啊,一樣有繳費卻沒見到有人為偶們作ㄌ哪些建設,反倒是觀光人潮越多垃圾及觀光船隻也越多,偶們釣到垃圾ㄉ機會也更大,港內受重油污染ㄉ魚兒種類也越廣 ; 還要設置"禁釣區"違者一率驅趕或罰鍰,把偶們這些釣客當成素流浪狗一樣!!為什麼一樣是買票入場,偶們ㄉ待遇怎麼差那麼多啊!!若大部分ㄉ港口都打算這樣ㄉ搞觀光事業,那偶們這些釣客素不素應該把釣竿給丟掉ㄌ ; 觀光客到港內遊玩算是休閒,那釣客到港區垂釣就不算休閒嗎??唉~~偶們ㄉ政府可能素覺ㄉ釣客們素弱勢團體,不尊重偶們ㄉ活動空間也素應該ㄉ吧!!!真素該偶們站出來吶喊ㄉ時候ㄌ,別讓政府老是把偶們給犧牲掉,您說素嗎?????????[前打太郎:2002/10/6]



沒收釣具?沒收釣具、驅趕釣友離開所謂禁止釣魚的場所,除了警察、海巡暑的人員以外,都沒有司法警察的權力,而所謂司法警察權,就是有此資格才能執行驅趕、沒收釣具的公權力,其他的像是民間僱用的保全人員、公園管理人員、甚至通過高普考的公務人員,他們都沒有司法警察的權力,既不能逮捕擬、亦不能使用器械,例如警棍對人民進行驅離,除非他有警察配同執法,就算有警察配合,他也只能站旁邊看。他對你大聲,你一定要比他還大聲,這是人民在享有垂釣的憲法保障權力,兇甚麼兇?他要沒收你的釣具,態度太過於不好,一個過肩摔把他摔下池塘,等他喊救命再把他撈起來,然後到附近派出所備案,說是有人企圖「侵占」、「搶奪」你的釣具,而雙方發生爭執,他自己不小心跌下池塘,就算整個過程他們有錄影,那是他們沒搞清楚狀況,既無司法警察權力,如何能執法?不能執法,只能提醒你、告訴你此地不能釣魚,他的權力到此為止。要沒收你的釣具,人民可依法保障自己的財產而自衛,對有警察權的人員干擾執勤是妨礙公務,那些管理人員無權,他要你離開,你不離開,他充其量只能叫警察,要在池塘執行禁止垂釣的公權力,一定得召集警察主管開協調會,與會的主管一定有標準回答:「警力不足、儘可能配合。」既然如此,禁止釣魚以後,半夜池塘就被丟入半打農藥「巴拉刈」,我還聽到更多、更多,大概36招,要好好讓這些低能的官員嚐嚐刁民端出來的大菜。
[lung:2002/10/8]



台北市能釣魚的地方以寥寥無幾,大湖公園再禁釣,那哪裡才能再找到野塘可消遣,
是否跟著所有的台北市野塘會不會跟進,希望大家人手一信或E-MAIL給公園路燈管理處,
請他們三思而後行.
另外一請常在公園野塘釣魚的朋友,記的維護釣場清潔將垃圾帶走,我想此次大湖公園
會被禁釣應該跟垃圾有很大關係,希望大家能記起此次教訓並提醒周圍釣友離開時將垃圾
帶走,如此才不會到處被驅趕.
以南港公園為例,我住在那附近但每天看著釣友所留下的垃圾,雖然公園體貼釣友有被垃圾
筒,但還是有一堆垃圾散佈再池塘四周,清潔人員每天打掃還是一樣,希望各位釣友若想保有
僅存的幾個釣場請發揮公德心,否則台北市真的會變成釣友禁區.
另外海邊漁港釣場也是一樣,滿坑滿谷垃圾真不知道那些缺德釣友到處製造垃圾,若不再有
所覺悟,甚而連漁港都封了,亦不是不可能.[dupont:2002/10/8]